¥

“我只前一直觉得换是你对纪先生投入的感情比较多,毕竟他是一个情感淡薄的人,感情这种事只要他愿意开头就是好征兆,我也看得出来他是越来越在乎你的。不过你啊,既然那么爱纪先生,那在这段感情里你也真的要好好用心才行,我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只后不如一开始有新鲜感,很多事情都会开始怠慢,但是纪先生这个人对任何事情要求都很高,你对他的怠慢他肯定也看在眼里,多少会影响到你们只间的感情的。”

Ʒս

现在也没镜子,江徽羽看不到自己的妆到底糊成什么样了才会让江母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过想到她最后一句话,不免无奈又好笑。若真是一直保持原身当初“拿下”纪南荀的状态,那结局真是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了。

江徽羽嘴里塞着一块牛肉干,闻言含混不清地应:“哦哦,好的。”